首页 - 推荐新闻 - 张雪峰,军事观察室,小黄人

张雪峰,军事观察室,小黄人

发布时间:2019-03-12  分类:推荐新闻  作者:admin  浏览:297


唐代汪伦的身份与籍贯漫江梦娴连曦皖谈揾啖食

作者汪如红

唐代大诗人李白一句“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便将好友汪伦推入了“安徽省隋唐宋元时期重要历史人物”之列。因历史上有关汪伦的文献记载较为缺少,一些学者查考其身份与籍贯时,大多只依据诗中所记地点推断他是泾县桃花潭的村民。近些年来随着有关汪氏谱牒的不断公之于众,汪伦身份与籍贯的探究也再次成了地方学者探讨的热点话题,譬如其籍贯就有黟县、旌德、太平、泾县四说,其身份则有村民、隐士、中国家训经典县令三说。笔者在研究汪华文化时接触到了大量的汪氏家乘,发现其中包含了一些与汪伦家族有关的信息,现结合相关文献记载,试将汪伦的身份与籍贯情况探析如下。

一 历史上的实际情况

据李白诗文系年谱 等书记载:唐天宝十五年(公元756年)春,李白应邀出游泾西落星潭、桃花潭、龙门、黄山等地,期间受到了汪伦的热情招待,遂作有《赠汪伦》一诗:

赠汪伦

(杨齐贤曰:白游泾县桃花潭,村人汪伦常酝美酒以待白。伦之裔孙至今宝其诗。)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诗前注脚为诗论家杨齐贤所注,杨为南宋人,晚李白仅四百余年,其所注“伦之裔孙至今宝其诗”当有所据,其所言汪伦“村人”的红人红人身份也应该是较为可信的。“村人”只能说汪伦是当地人,并不能由此推定他所从事的职业。再看该诗诗题,李白诗作中直呼其名的大抵是交往多年的好友、超尘脱俗的隐士抑或是身份普通而又一见如故的良朋,如《送孟浩然之广陵》《闻王昌龄左迁龙标尉,遥有此寄》《赠孟浩然》《沙丘城下寄杜甫》《以诗代书答元丹丘》《早过漆林渡寄万巨》《寄王屋山人孟大融》《江夏别宋之悌》《送崔度还吴》等,从李汪二人交往时的情况来看,汪伦应属于最后一类。

再据李白诗马海涌文系年谱等记载:上元二年(公元761年)秋,李白自秋浦过陵阳山来到太平,并再游黄山,途经汪氏别业,遂作有《过汪氏别业》二首:

过汪氏别业

游山谁可游,子明与浮丘。叠岭碍河汉,连峰横斗牛。

汪生面北阜,池馆清且幽。我来感意气,捶炰列珍馐。

扫石待归月,开池涨寒流。酒酣益爽气,为乐不知秋。

畴昔未识君,知君好贤才。随山起馆宇,凿石营池台。

星火五月中,景风从南来。数枝石榴发,一丈荷花开。

恨不当此时,相过醉金罍。我行值木落,月苦清猿哀。

永夜达五更,吴歈送琼杯。酒酣欲起舞,四座歌相催。

日出远海明,轩车且裴回。更游龙潭去,枕石拂莓苔。

据《李太白集注》考证:“‘《宁国府志》载胡安定先生《石壁诗》一首,其序曰:余览李翰林题泾川汪伦别业二章,其词俊逸,欲属和之……’。按太白本集,诗题只云‘过汪氏别业’,而此序乃云‘题泾川汪伦别业’,先生非妄言者,又去唐时未远,当必有据”, 可知此汪氏别业的主人正是汪伦。能够拥有别业,再从诗中所描述的“随山起馆宇、凿石营池台、捶炰列珍馐、吴歈送琼杯同志video”等奢华场景来看,都说明汪伦家中是颇为富有的。而从诗中李白称汪伦“汪生”,“君”而不是“汪公”就是要香恋“汪夫子”等情况来看,汪伦应是读书人,与李白平辈,年龄可能较其小些。


二 汪氏宗谱的相关记载

研究汪伦的籍贯首先还得从汪伦的父亲说起,据汪氏宗谱记载,汪伦(谱名凤林)的父亲名为新银众商仁素,字德谦,是唐初歙县登源(今属绩溪)人汪华的玄孙,后迁居于宣州泾县。由此可知汪仁素的家族是原居于歙县的,那他究竟是何时何因会迁居于泾县的呢?笔者所见到的数十部汪氏谱牒大致给出了以下两种最美的散文大全集解释:

(一)随子任,即因次子担任泾令而迁居;

此说主要见载于徽州地区以外的某几部给力搜汪氏谱牒,如安庆桐城的《三安汪氏宗谱》:“仁素合丰混的,字德儒,由太平随子任迁泾县,年八十一,卒葬居侧,生子二,凤思,凤林。凤思……唐肃宗乾元元年(公元758年)戊戌授歙县令,复居故里;凤林,泾县令,子孙居泾县”,此外,有专家提到“桐城《云天汪氏宗谱》、《梅城汪氏宗谱》、《张家嘴封门塥汪氏宗谱》、《务本堂汪氏宗谱》、青阳《五溪汪氏宗谱》、大学教授汪茂和根据其祖谱整理的《汪氏家谱》等”也有着同样的记载,这或许是因为安庆及其附近地区的汪氏大多为战乱迁居移民,在本族宗谱散佚或者族源不明的情况下互相摘抄谱牒世系而导致的。细读《三安汪氏宗谱》的相关记载,发18号本子现其中存在以下两个问题:一是仁素长子凤思“唐肃宗乾元元年(公元758年)戊戌授歙县令”的时间有误,因为大量的汪氏宗谱都记载说汪凤思之孙汪行璿、汪行杰、从曾孙汪怀玉等都参与平定了广德二年(公元764年)的宣贼周末沐浴方清之乱,这就说明汪凤思到唐乾元元年时年岁颇高,不可能会于此时再去歙县担任县令。二是仁素“由太平随子任迁泾县”的时间被有意删略,不过庆幸的是汪教授所整理之谱保存了完整的相关记载:“仁素公,太元公长子,字德儒。唐中宗嗣圣中,由太平随子任居泾县,享年八十岁”,仁素嗣圣(公元684年)中就能随子迁居泾县,说明其生年应不会晚于公元648年,而大量汪氏宗谱都清楚地记载说仁素的曾祖汪爽生于武德元年(公元618年),这就说明其嗣圣中随子迁泾县的时间有误。由此可知《三安汪氏宗谱》的这段记载颇有问题,其“随子任迁泾县”的说法也不甚可信。


(二)自迁居,即自行迁居于泾县。

此说在众汪氏谱牒中占主流地位,据《潜阳汪氏宗谱》等记载,仁素曾祖汪爽为越国公汪华第七子,历配右武卫、左卫勋府,生平主要是在长安度过。仁素祖父处贵“少习经史”,后因“应孝廉不报”而“归来田园”或作“归隐于家”,即又迁真紧回到了歙县故里,垂拱间卒,葬于“太平县南黄山浮城村”的橘子田南冈。仁素之父太玄“以父母葬宣州太平橘子田”,遂“徙家以居墓侧”,“年四十卒,葬父之墓左百步内”,也就是说仁素之父为守墓又从歙县迁居到了太平。从汪氏宗谱所记的唐代世系来推算的话,仁素随其父徙居太平时已有十余岁,其弟仁恭则与其相差数岁,因此当二人俱已成家时,浮城村老宅便已容纳不下,故而仁素便将老宅留于其弟,自己则另“居于泾县西南之敬让乡”。泾县西南地域较广,此时太平县还没有设县,此敬让乡会不会就属于后来的太平县?从汪氏宗谱的记述来看,有关泾县和太平县的记载一般都分得比较清楚,因此该敬让乡确为泾县地。张雪峰,军事观察室,小黄人再从桃花潭地处泾县西南却也仍属泾县管辖的情况来看,汪仁素所迁居之地很有可能就是当时隶属“泾县西南敬让乡”的桃花潭。至于仁素迁泾的时间,从一些衍族较久或谱源较正的汪氏宗谱的相关记载来看的话,主要是有唐中宗圣历间(公元698—700年)和景龙中(公元708年左右)两种说法,如《仙源城村汪氏宗谱》《六合汪氏宗谱》《休宁西门汪氏族谱》《环山汪氏宗谱》《潜阳汪氏宗谱》《磻溪汪氏宗谱》等。结合上文所述“汪伦年龄较李白还为小些”以及李白生年为公元701年的情况来看,汪伦应是成长于泾且很大可能是出生于其父迁泾之后。

弄清回忆和妈妈的事了汪网游之绝色少年伦父祖辈的迁徙史,我们再来探讨其籍贯的判定问题。在我国古代,籍贯的认定较为复杂,它通常是指本单挑荒野巴塔哥尼亚人的出生地或祖居地,如此则汪伦的籍贯可以说是泾县或者太平县,此外一些学者又以某人的家族聚居地作为某人的籍贯,如此则汪伦的籍贯又可以说是歙县或者说是绩溪县。由于汪伦出生时太平县尚为泾县地、绩溪县尚为歙县地,则其籍贯在当时还只能说是泾县或者歙县。因汪氏宗谱中有着明确的记载说汪伦曾任泾县令、其兄凤思在泾县邻邑担任歙县令,而这与唐代不得在本贯及其邻近州县任职的官员回避制度不符,因此汪伦任泾县令一事是否属实尚需另作考查。而在我国现代,根据公安部1995年91号文件的规定,籍贯应为本人出生时祖父的居住地,则汪伦的籍贯应该说是太平县。

综上所述,唐代汪伦其身份应是泾面瘫老公县一富家读书子弟,后来可能还担任过泾县令等职务,其籍贯则从古至今一直是个因变量,随着相关定义和行政区划的不断变化,在唐玄宗时期可师士传说笔趣阁以说是泾县或者歙县,唐玄宗以后则可以说是泾县、太平县、歙县或者绩溪县等,而在现代根据有关文件规定一般都会说是黄山市太平区。